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大堂区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9 00:44:0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大堂区白癜风医院,海南能否根治白癜风 ,福建白癜风主要病因,北京有没有专业看白癜风的医院,山东能否治疗白癜风,泊头白癜风医院,天津白癜风病因

原标题:男子被骗光家中积蓄还背着老婆接连在外面找女人

他的发财梦

15年前,一个平凡的春日午后,我们家来了一个客人。还没进门,她就在湿漉漉的地上摔了一个跟头。

女儿晓雪的房间窗户正对着外面的路,客人摔倒的一幕,她全部看到了。那时,女儿还在上小学,看到好玩的事,当然笑个不停。我却从这个陌生客人的眼神里,看到了愤怒、嫌弃和厌恶。

老公长洲把客人迎进门,擦了擦凳子才让客人坐下。他向我和女儿介绍道,这个女人叫晨丽,是长洲的贵人。女儿不懂“贵人”是什么意思,咧开嘴向长洲问道。长洲没什么文化,胡乱解释了一番,意思就是我们家要发财致富,以后就指望晨丽提携长洲了。

我和女儿幡然大悟。

吃了一顿家常便饭,我挽留晨丽在家里住一晚。长洲用不耐烦的眼神看了看我:“她这几天都在这边考察,不会走那么快。”“住我们家吧,我给你收拾一个干净的房间。”长洲踢了我一脚,说晨丽早在镇上的宾馆订了房间,而且还是最高档次的那种房间。“我们家她住不习惯的。”

长洲像极了晨丽的发言人,她的事他似乎都知道。我和女儿看不惯他低三下四的样子,但是看在晨丽能帮助他的份上,我们忍住了。简单告别了几句,长洲开着他的破旧摩托车送晨丽到镇上去了。

凌晨时分,我一点睡意没有。

从家里到镇上,只有30分钟的车程。按理,长洲早该回来了。他没回,难道是和晨丽在一起?我觉得不会。晨丽穿得那么漂亮,长相也有气质,她不会看上长洲的。想到这里,我终于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下午,长洲才回家。一到家,他翘起二郎腿坐在客厅,一副即将要发大财的样子。“我跟你们讲,我要发财了,晨丽是我的贵人,跟她合作一起做事,财源滚滚。”长洲把晨丽奉为财神,誓要跟随她发财。我问他:“你们准备做什么生意?你有本钱啰?”长洲的脸马上耷拉下来。

长洲说我晦气。

他说要和晨丽做的是大项目,项目的起始资金全由晨丽出,他只要出劳动力就行。听长洲这么说,我感觉天上掉下了馅饼,我们只要弯腰捡就行了。“你这种女人不懂的,生意的事高深莫测。”

长洲的一句话,把我推到了这笔生意的门外,我不能了解到更多信息。我清楚地记得,自从项目启动以来,长洲开始把家里的钱往外拿。每次问他拿钱去干什么。他只有一句话:“人家晨丽出了那么多本钱,我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。”我很无语。晨丽到底出没出钱,我们看不到,长洲把家里的钱往外拿,这是我看到的。我终于忍不住提醒长洲:“你要小心万一是个骗局。”

长洲又骂我晦气。

女儿读小学,不需要花什么钱。但是女儿爱好广,这样也想学,那样也想学。有一天,我打开抽屉找存折,准备给女儿报个兴趣班,却发现我和长洲所有的积蓄只剩几百元。我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长洲一回家,我就逼问钱的去向。他一点不慌乱,直说都投到和晨丽一起在做的生意上了。我的脚更软了。“都投了那么多钱,怎么还没有回报?”长洲挠了挠头:“应该快了。人家晨丽都不急,我哪好跟她要利润啰!”我把存折拿了出来:“就剩几百元了,你看看吧,怎么过日子?”

那几天,我的眼皮一直在跳。左眼跳完,右眼跳。我每天都在催长洲拿钱回家。他信誓旦旦,就是总不兑现。直到有一天,他像一条丧家犬一样,灰头土脸地跑回家。“完了,全完了。那个女人就是一个骗子。”虽然这个事实我早有预料,但当它真的变成现实时,我们全家都乱了。

女儿上兴趣班泡汤了。她跑到离家不远的野地里哭了一天。长洲再也不似以前,吃完饭就叼根烟到村口和人吹牛。他整天躲在厨房,一个人抽闷烟。有人来找他,他就说牙痛不想出门。

因为长洲被骗,我们家的经济陷入窘境。女儿向我提出:“老妈,老爸那么笨,你离开他算了。”我忍住没流泪。长洲毕竟是我的老公,是女儿的爸爸,我怎么忍心在这个时候离开他。我不能。

接连出轨

长洲虽然笨,但是他的长相,远近几公里,都是排得上名的好看。我当年嫁给他,就是被他的外表迷住了。

晨丽的事算是告一段落。我和长洲四处打工,家里的经济才算有所好转。好日子刚过几天,长洲的腿又痒了。他说想到外面闯一闯,至于要做什么,他自己也没有想法。“你先想清楚做什么,我才给你出去。”辞了职的长洲在家呆了半个月,就是为了想清楚要出去做什么生意。

有一天,我正在厨房做晚饭。一个女人突然敲我们家的门。开门一看,不认识。对方看了看我,欲言又止。我关上门,继续炒菜。我透过厨房的窗户看到,那个女人还在门口。就在这时,长洲回来了。

长洲没有直接进门,而是站在门口和那个女人说了很久。我越看越奇怪,停下手中的事去看个究竟。再次打开门,那个女人突然消失了。长洲一脸慌乱地看着我。“咦,明明看到你和那个女的讲话。你们认识啊?”长洲红着脸否认认识她,甚至否认和她说过话。他的谎言太明显了。

我没有当面揭穿长洲,却私下调查那个女人。除了调查到她叫阿薰,和长洲很聊得来,再也问不到其他。直觉却告诉我,长洲和这个女人的关系不一般。在我不甘心之际,阿薰自己露出马脚。

一天下午,邻居跑来告诉我:“你家长洲被人打了!”我冲出门,直奔事发地。长洲的鼻子流着血,手臂和小腿都有伤。我还没开口问发生什么事,一旁的阿薰自报家门:“我男朋友打了他!”“为什么打长洲,他欠你们钱啦?”阿薰一点不脸红:“我和长洲有一腿,被我男朋友发现了。”

和有妇之夫偷情,这是光彩的事吗?阿薰不仅不觉得丢脸,反而以此为荣。我的心情很复杂,但没有当场打阿薰。我猜,她一定猜到我不是那种冲动的女人。我低着头,难受地独自回家。前脚刚进门,长洲后脚跟着回来了。一进门,他什么也不说,而是坐到墙角的矮凳上,猛抽烟。

那天晚上,我和长洲还睡在一张床上。他终于坦白。

晨丽骗完长洲的钱没多久,阿薰找到他。阿薰说,她知道长洲和晨丽的奸情,如果长洲不接受她,她就把事情全部告诉我。长洲见阿薰长得不丑,就接受了她。在一起后,长洲才发现阿薰是个开放的女人,除了他一个男人,她还有别的男人。打长洲的那个,是阿薰的其中一个男朋友。

“和这种女人在一起,脑子好累呀。”长洲说自己委屈,说被阿薰骗了。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长洲背着我,竟然接连在外面找了两个女人,他把我当成什么了?看着唠叨不已的长洲,我欲哭无泪。

美梦终于来

女儿上初中了。新学期刚开始,老师看到女儿的勤奋和聪慧,纷纷叮嘱她好好学习,以她的才智一定能考上不错的高中。我仿佛看到了后半生的希望,对女儿更加疼爱。长洲偏偏和我作对。

他整天唠叨,说女孩子不用读太多书,只要嫁个好人家,一辈子就不愁了。我和女儿都很鄙视长洲的这个想法,所以从不搭理他。初二第二学期期末考,女儿成绩优异,老师都打来电话表示祝贺。

挂完老师的电话,长洲又启动唠叨模式。他说已经为女儿在外地找好工作,只要女儿初中一毕业,就送她到外地打工。我一听,愣了。再在这样的家庭生活,女儿能顺利考上高中吗?我左思右想,决定和女儿搬到我的娘家,陪她做最后的冲刺。中考前两个月,我把所有精力放在女儿身上,根本顾不上长洲。女儿中考结束,我才想起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,不知道长洲过得怎么样。

回家前,我擅作主张,陪女儿到桂林玩了两天。到桂林玩了一趟,女儿乐坏了。“我们两个玩得这么开心,把爸爸一个人丢在家里,真不好。我们赶紧回家看爸爸吧。”毕竟是父女,血浓于水。

我和女儿买了半只鸡,一斤猪肉,还买了好多水果,高高兴兴地往家赶。女儿一边走路,一边猜想长洲听到她中考超常发挥后会有什么反应。离家越来越近,女儿激动的心情愈加抑制不住。

“爸爸,我回来了。”女儿把水果往桌子上一放,冲进主卧准备告诉长洲中考的好消息。突然,房里传出“啊”的一声,女儿挡着脸冲了出来。“怎么了?看到鬼啦?”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。

“妈妈,你不要进去。”女儿抓着我的手,哭成了泪人。我从女儿的神情里猜到了什么。“乖,妈妈不进去。我们等他们出来。”我和女儿相拥坐在凳子上,我的眼泪忍不住了。

房间里走出了一个人。

是个女人,染着金黄色的头发,穿着一条连衣裙。陌生女人把我和女儿当成了空气,背对着我们穿鞋,然后关门离去。十几分钟后,长洲穿着一条大裤衩出来了。他笑呵呵地问女儿中考考得怎么样。女儿看着他,像在看一个陌生人。“妈妈,我们离开这个家吧。”女儿认真地对我说。

2007年夏天,和长洲离婚后,我和女儿搬出了那个带给我们无尽伤痛的家。中考成绩出来了。女儿考上了高中。为了更好地照顾女儿,我在高中学校的旁边租了一间房子,靠帮人打工抚养女儿。后来,女儿又考上了外地的大学。我收拾行李,跟着女儿又去了外地。再后来,女儿嫁给了一个湖南小伙。女婿对女儿很疼爱。看到他们这么恩爱,我终于可以落叶归根回柳州。

过了这么多年,长洲依旧一事无成,身边没有一个真心对他的女人。长洲试图复婚,但是被我拒绝了。因为,我已经找到一个憨实可靠的好男人。十几年来的经历,像一个长长的梦。噩梦醒了,美好的生活拉开了序幕。

(广西新闻网-南国今报韦黎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冕宁白癜风医院